沈复
沈复 (1763年—1825),字三白,号梅逸,清乾隆二十八年生于长洲(今江苏苏州)。清代文学家。著有《浮生六记》。工诗画、散文。据《浮生六记》来看,他出身于幕僚家庭,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曾以卖画维持生计。乾隆四十二年(公元1777年)随父亲到浙江绍兴求学。乾隆四十九年(公元1784年),乾隆皇帝巡江南,沈复随父亲恭迎圣驾。后来到苏州从事酒业。他与妻子陈芸感情甚好,因遭家庭变故,夫妻曾旅居外地,历经坎坷。妻子死后,他去四川充当幕僚。此后情况不明。

沈复 (1763—1825年以后),字三白,号梅逸,清乾隆二十八年生于长洲(今江苏苏州)。清代作家、文学家。著有《浮生六记》。工诗画、散文。至今未发现有关他生平的记载。

据《浮生六记》来看,他出身于幕僚家庭,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曾以卖画维持生计。乾隆四十二年(公元1777年)随父亲到浙江绍兴求学。乾隆四十九年(公元1784年),乾隆皇帝巡江南,沈复随父亲恭迎圣驾。后来到苏州从事酒业。他与妻子陈芸感情甚好,因遭家庭变故,夫妻曾旅居外地,历经坎坷。妻子死后,他去四川充当幕僚。此后情况不明。

据考证,最后两卷系伪作,文字亦不如前。

少年随父游宦读书,奉父命习幕,曾在安徽绩溪,上海青浦,江苏扬州,湖北荆州,山东莱阳等地做幕僚。中年经商。沈复平时好游山水,工诗善画,长于散文。除《浮生六记》外,诗稿散佚,仅存《望海》《雨中游山》及题画诗数首。

浮生六记

简介

是他的一部自传体作品,系沈复所写的一部回忆录。浮生取一生浮荡不定之意,源自李白春夜宴从弟桃李园》中浮生如梦为欢几的感慨。

浮生六记》原有六记,现存四记:《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后两记《中山记历》、《养生记道》已失传.以朴实的文笔记叙自己大半生的经历,欢愉与愁苦两相对照,真切动人。

中国现代文学大师林语堂曾将《浮生六记》翻译成英文介绍到美国,也得到如俞平伯等名家的赞誉。

道光二十九年(1849)王韬曾为此书作跋,称赞此书笔墨之间,缠绵哀感,一往情深。《浮生六记》以及别的书正是采用前序后跋的手法。

特点

嘉庆十三年(公元1808年)五月至十月著《浮生六记》自传体小说

作者以纯朴的文笔,记叙自己大半生的经历,欢愉处与愁苦处两相对照,真切动人。书中描述了他和妻子陈芸志趣投合,伉俪情深,愿意过一种布衣蔬食而从事艺术的生活,由于封建礼教的压迫与贫困生活的煎熬,终至理想破灭,经历了生离死别的惨痛。作者继宋代李清照金石录后序》及明代归有光项脊轩志》之后,在《浮生六记》中以较长的篇幅记述了夫妇间的家庭生活,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实属稀见。书中对山水园林、饮食起居均有独到的评述。

清道光年间,杨引传在苏州冷摊上得到此书手稿,其时后两记已亡佚。道光二十九年(1849)王韬曾为之写跋,称赞此书笔墨之间,缠绵哀感,一往情深光绪三年(1877)杨引传交上海申报馆以活字版排印,距成书已70年。1935年世界书局出版的《美化名著丛刊》收有《足本浮生六记》,所补两记均是伪作。

介绍

《浮生六记》是清朝长洲(今江苏苏州)沈复(字三白,号梅逸)著于嘉庆十三年(1808年)的自传体小说。清朝王韬的妻兄杨引传在苏州的冷摊上发现《浮生六记》的残稿,只有四卷,交给当时在上海主持申报闻尊阁的王韬,以活字版刊行于1877年。浮生二字典出李白诗《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中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内容概要

浮生六记》以作者夫妇生活为主线,赢余了平凡而又充满情趣的居家生活的浪游各地的所见所闻。作品描述了作者和妻子陈芸情投意合,想要过一种布衣蔬食而从事艺术的生活,由于封建礼教的压迫与贫困生活的煎熬,终至理想破灭。本书文字清新真率,无雕琢藻饰痕迹,情节则伉俪情深,至死不复;始于欢乐,终于忧患,漂零他乡,悲切动人。此外,本书还收录了清代名士冒襄悼念秦淮名妓董小宛的佳作《影梅庵忆语》。

版本

闻尊阁板《浮生六记》是最早的铅印板,有杨引传序和尊闻阁王王韬跋。杨引传序言中说六记已缺其二。王韬曾说少时(公元1847年前)曾读过这本书,可惜没有抄写副本,流亡香港时,常常怀念它。王韬在1849年为尊闻阁版作跋中没有说少时曾见过全本。

1936年林语堂将《浮生六记》四篇翻译成英文,分期连载于《天下》月刊。后来又出版汉英对照单行本,并作长序言。林语堂在序言中写道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还猜想在苏州家藏或旧书铺一定还有一本全本

过后不久苏州冷摊上便来出现全抄本,有卷五卷六,实为后人伪作。

俞平伯曾根据《浮生六记》的前四篇作《浮生六记年表》。

评论

生六记》的另一段公案(评论)

《浮生六记》是清代沈复的一本名作。沈复,字三白,是乾嘉之际一个苏州无名文人,《浮生六记》为其仅3万余字的自传小文,写成后手稿零落,几被湮没。1924年被俞平伯整理标点首次以单行本印行后,不少出版社纷纷出版,一印再印,新世纪以来,版本尤多,可见该书受读者欢迎的程度及流传之广。

我手头上有一本20008月出版的《浮生六记》,江苏古籍出版社版。其中有一个叫管贻萼的清代阳湖人引起了我的兴趣。查阅资料,却发现这个名字有误,应为管贻葄,这个葄字比较生僻,当为当年家族中排辈份得来。

管贻葄分题沈三白处士《浮生六记》,每记各一,这是前两首:

刘樊仙侣世原稀,

瞥眼风花又各飞。

赢得红闺传好句,

秋深人瘦菊花肥。

烟霞化月费平章,

转觉闲来事事忙。

不以红尘易清福,

未妨泉石竟膏肓。

可见,这位管贻葄是个挺风雅的人物。根据黄健民先生搜集到的资料,管贻葄为管干贞孙,嘉庆十八年举人,河南固始县知县,工诗词,著有《湘面斋词草》、《裁物象斋诗钞》等。

其实,早在1980年代,俞平伯老先生,就是当年把这本书标点出版的著名学者,已经在报刊上载文指出过这个错误了。但是管贻萼这个错误的名字,却随着许多出版社不求甚解式的出版态度,一直流传至今,世面上只见到《浮生六记》中总是管贻萼的名字,而管贻葄的名字,反而不见于书载,很是可惜。比如我手上的这本江苏古籍版的《浮生六记》,明明已经是新世纪的版本了,却还是管贻萼,可谓积习难改

著名作家、藏书家黄裳先生与俞平伯交往甚多,1981年,俞曾给黄书信一封,谈到管贻萼这个名字的确是问题。信中这样写道:书未发,展诵尊藏《裁物象斋诗钞》,有题《浮生六记》诗,集岗署名阳湖管贻蕤树变。按《六记》旧本、今刊俱作贻萼,或字误,或更名未可知,而字决不误。得校正此一字,不啻百朋,亦快事也。以闻,平又及。

由于出版旧籍并不涉及稿费、版权等等,所以出版社翻印古籍获利颇多。笔者所见,近三十年来,人民文学,湖南文艺,广陵书社北京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安徽人民出版社,岳麓书社等等国内知名出版社出版的《浮生六记》中,把管贻萼改成管贻葄的很少很少,似乎也正说明了当下的治学和出版态度。